您的位置: 锦州资讯网 > 体育

人人的下一步人亾

发布时间:2019-11-24 04:20:42

  人人的下一步 - 人亾

  在SNS 领域进步缓慢的人人,却在游戏和移动应用领域高歌猛进。人人面临着抉择。虽然在2012年前3季度财报皆为亏损,但陈一舟似乎并未因此而烦恼。

  事实上,2011年以来,除了2011年第4季度靠出售艺龙股权盈利以外,人人的每一个季度都处于亏损状态。

  陈一舟的淡定的确有事实支撑:自2012年第1季度开始,游戏业务在人人收入中的比例已经超过了50%。而在11月份发布的第3季度财报显示,人人游戏收入为2420万美元,较2011年第3季度已经增长120.2%。关键是,此时已经有一半的用户通过移动终端登录人人。而除了页游戏之外,人人的移动游戏也在世界各大应用商店中名列前茅。

  很长时间内,很多人都认为,人人在美国的名声,与在国内互联业内的地位并不匹配,其CEO陈一舟则更像是一位善于融资的CFO。然而,在移动互联大潮不断淘洗传统互联格局之时,及早布局的陈一舟和他的人人却有可能实现蜕变。

  面对移动互联大潮带来的这种机遇与危机并存,能否趋利避害,还取决于陈一舟的战略眼光。

  社交的天花板

  2011年5月初,人人凭借“中国Facebook”的概念上市,这一时间比Facebook的上市时间还要早半个月。

  与Facebook跌破发行价不同,人人上市后的股价大幅上涨,融资额超过7.4亿美元,成为中国迄今赴美上市的企业中融资额最高的企业。之所以取得如此可观的成就,是因为陈一舟将人人的概念打造成了“Facebook+Zynga+Groupon+Linkedin”(即人人+游戏+糯米+经纬),四者是近年美国最为热门的互联公司。

  事实证明,四位一体中恐怕只有与“Zynga”对应的业务部分可以爆发出巨大价值。

  人人脱胎于王兴创办的校内,至今仍是在校学生的SNS,用户步入社会后即转投他处是人人一直没有解决的要害问题。因为用户的局限性,使得人人难以成功复制Facebook的平台效应。

  截至2011年末,全球已有超过250万家站,通过Facebook

  Connect或是“like”按键被整合进了Facebook平台,每天平均有1万家站都在加入这一阵营,该模式未来有可能延伸出谷歌的类似于AdSense模式,把Facebook平台以外的流量聚拢起来,产生广告价值——这些显然是人人所不具备的能力。

  既然入口价值体现不出来,那么人人四位一体中的与“Facebook”和“

  LinkedIn”对应的成分所能产生的价值就十分有限。在盈利数额为1737.9万美元的2010年,人人的用户年ARPU值仅为0.15美元,远远低于腾讯和Facebook。

  而更为重要的是,在移动互联大潮来袭之时,无论是Facebook还是人人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移动大潮意味着用户体验与广告展现方式的双重颠覆。在超过一半以上用户已经由移动终端登录的时刻,来自移动端的广告增长在近期内还无法弥补PC端的广告损失。正是这种流量转移之痛,使得诞生以来都顺风顺水的Facebook在2012年撞上了“冰山”,拱手将美国展示广告的市场老大地位再次还给谷歌。

  而财报表明,今年第3季度人人的广告业务收入为1700万美元,较2011年第3季度下降13.7%(因为行业波动,较2012年第2季度增长12.6%),形势已经十分严峻。

  至于糯米,的确它在打造人人绚丽业务概念上市时功不可没,但实践证明它一直以来都是人人的负资产,并且比重颇大。

  整个2011年度,除去糯米,人人的净利润为6560万美元,即使不计入从出售艺龙股票中获得了5090万美元一次性收益,人人依旧实现了1470万美元的净利润。但糯米一项的亏损就达到了2430美元,使得人人的财报总体亏损。

  在刚刚过去的2012年第3季度,人人调整后净亏损1210万美元中,来自糯米的亏损就有620万美元,占总亏损的51%。

  在上市之后,陈一舟又收购了56视频,并且其旗下还有汽车站和婚恋站。

  从理论上说,这些资产都可以通过人人的SNS属性导入浏览量,但正如前面的分析,在行业局面紧迫的时刻,陈一舟到了对产品线进行重新规划的时候了。

  移动的窗口期

  陈一舟是名副其实的互联老兵,经历了完整的中国互联的潮流变迁,并且以热衷追随新的互联产品而闻名。人人就几乎尝试过2005年之后的几乎所有互联产品形态。

  对此,业内人士持不以为然态度的居多,其中也不乏刻薄之词。

  就在11月中旬YY登录纳斯达克之时,科技博客PingWest的创始人骆轶航还把人人与YY做了一番对比。

  “在YY上市的时候,它注册用户已超过4亿,月活跃人数7500万,同时用户超过1000万,而公司已盈利;在人人上市的时候,它的注册用户1亿,月活跃用户1000万左右,之前一个季度仍在亏损。但人人上市后的市值是YY的10多倍,YY上市之后仍是一家不足10亿美元的公司。”

  骆轶航写道:“这就是不一样的故事带来的不一样的结果。”

  事实上,在2006年SP业务关上大门之后,人人开始深耕页游戏,这也正是陈一舟“跟随”潮流的举措。实践证明,那次的跟随是明智之举,搭上了从PC客户端游戏向页游戏的转型潮流。

  陈一舟对移动互联的“跟随”,可以追溯到2010年初。显然,这一次陈一舟再一次判断对了方向,并且收获颇丰。

  登录App Store,人们发现至少50款以游戏为主的人人出品的应用,这种量的优势在中国的应用开发势力里面首屈一指。

  根据App Annie的监测,人人在App Store中的收入长期排在北美区App Store收入的前100名。

  尼毕鲁的创始人杨祥吉是2012年引人注目的中国开发者,在年初其出品的《银河帝国》成为北美区App

  Store畅销榜第1名。一开春,一直在成都创业的杨祥吉跑到北京拜访各路游戏开发者。回到成都后,他发了一条微博:“这次在北京收获很多,游戏这一行藏龙卧虎……北京有一家规模达700多人的游戏开发团队,跟他们的收入比起来,尼毕鲁取得的这点成绩真不算什么。”杨祥吉说的就是人人的游戏团队。

  自2011年提出“多屏娱乐”的概念以来,人人的游戏研发队伍迅速膨胀,由何川带领的位于酒仙桥的游戏研发团队已经接近800人。其出品的每一款游戏几乎都有iOS和Android版本,为用户提供跨平台体验。

  人人早在2009年便开始打造游戏平台,并在去年末宣布了移动端的零分成政策吸引开发者。

  目前人人平台上有大约15款自己研发的游戏,50款第三方开发的游戏。在目前已经占到总收入半数以上的游戏业务中,排名前5的游戏贡献了73%。

  据易观国际分析师李智的跟踪研究,这5款游戏分别为《乱世天下》,《决战三国》,《怒海争锋》,《名将传奇》与《天书奇谈》。其中除《决战三国》外均为人人研发。而MMORPG游戏《天书奇谈》已经是持续“火”了4年的游产品,这说明人人的游研发实力确实不容小觑。

  陈一舟曾经对外表示,“坚持”与“灵活”是他的创业方法论。然而外界更多感知的是他的“灵活”。其实,如果说陈一舟真的践行过“坚持”的方向,不顾损益表而大力投入移动互联的行为肯定算一个。

  糯米固然是人人继续亏损的一个原因,但同时陈一舟对移动研发方面的投入却是另一个重要原因。人人的产品部门划分比较复杂,分为人人产品部门,由黄晶负责;有移动产品部门,由吴疆负责;还有游戏部门,由何川负责。3个部门相互独立又相互关联,但相同之处在于三者都在招兵买马。

  人人的2012年第1季财报显示,其运营成本竟然增加了150%。陈一舟在分析师会议中表示,这些增加的成本大部分来源于与移动产品相关研发人员的增加,比如今年刚刚增加的移动广告部门,而这一部门短期内还谈不上盈利。

  虽然从功利角度来看陈一舟不可谓不成功,但在很多人眼中,他更像是一个跑动积极并善于捕捉临门一脚机会的前锋,而不是对大局运筹帷幄的出色教练。当然,实现前者已属不易,这要求准确的判断力和强大的执行力。

  然而,在风险与机遇并存的大潮来袭时,那些该“坚持”,那些该“灵活”,这是陈一舟面临的大考。

  由于入场较早,人人已经把握住了移动互联的窗口期并成功卡位,但前面的路还很长。从现有的条件看,除了割除冗余的产品线之外,人人转型为移动社交巨头,或者打造独立的游帝国并不是没有可能。但前提是陈一舟在“舍”与“得”之间拿捏得当。

  特别是相对于其他游戏平台,人人游戏的ARPU还比较低,原因仍是其平台上的用户多为学生。在社交圈子短时间内难以跨界的情况下,游戏的运营触角一定要伸的尽量长。另外,除了靠游戏赚快钱之外,陈一舟很有必要认真考察现在以移动应用为载体的创新社交模式——无论是美国的Path、Instagram

  Reddit、Tumbl还是中国的唱吧和啪啪,都是人人化整为零进行用户群“突围”的可行路径。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想成为一家受到尊敬的互联公司,人人需要抛弃对拼凑热门模式的热衷,而改为对长线的产品规划和系统的平台架构的专注,以及对外展示出一种更为开放的形象。

中医养生
瘦身
养护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