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锦州资讯网 > 美食

姜炜房租上涨何需行政干预

发布时间:2019-11-29 03:41:01

姜炜:房租上涨何需行政干预

中国房地产市场从一开始就未遵从完全的市场经济,商品房这块原先市场成分多一些,但随着调控的深化,已经干预到企业的定价权,市场的比重萎缩了许多。住房租赁市场,一直以来规范程度便不高,无论是参与主体还是管理部门,对这个房地产相关市场都没有给予过多的关注,大约国人还是关注产权,对于租赁消费的概念仍未有足够的接受。

但随着城市化的推进,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无论如何发展,都不可能实现所谓的人人有住房,而且是产权房的目标,能够做到人人有房住已经是不错的成绩。

在当前城市存量住宅中,整体平衡性不足。主要集中于中间年龄层段,无论两居、三居乃至豪宅,基本上都是如此。对于两头一老一小,即老人以及刚刚走向社会的年轻人,则缺少相应的产品规模。少量的老年公寓等无法解决老人晚年健康生活的需求,解决不了必需的护理等问题。而年轻人,刚刚参加工作,支付能力有限。对于他们而言,住房是生活必需品,需要解决的是最基本的功能,实用性、便利性和性价比是首要的衡量指标。特别是北京这类国际性大都市,常年有大量的年轻人在此闯荡,他们有知识、有热情、有抱负,但这个城市并没有为他们的到来做好足够的准备,甚至可以说在居住这方面没做什么事情。因为无论是城市规划还是房地产产品结构上,几乎没有针对数以百万计的年轻人,推出过任何的适龄产品,比如大量的青年公寓。这样一来,地下室、城中村就成了这些年轻人的栖身之处,合租、群租等也就不足为奇。这一切都是市场经济行为的必然结果,是各种行为乃至不作为的综合成果体现。

因此,当地下室被禁止居住,当群租成为非法,显然是打破了长期以来形成的某种平衡,也就是年轻人支付能力与市场住宅供给总量之间的某种平衡。这种平衡一旦打破,年轻人必须花更多的钱来租房,因为他们必须选择成套住宅,而且合租也只能与更少的人分担房租。同时,市场必须为相同数量的人群提供更多的租赁房。可是,在增加租赁市场供给方面,我们没有看到相关管理部门有什么实际举措,所以也就不难解释为何房租在今年会有一个明显上涨。当然,房租的上涨是一个综合作用的结果,供需方面的变化,特别是年轻人需求的变化对于房租的影响程度不能过度夸大,但年轻人本就支付能力受限,价格变化对于他们或她们的压力边际效应要远大于中年人。这方面必须加以重视。

或许有人会说,因此我们才要抑制房租上涨,因此政府管理部门的行政限制手段才是一种必要。对此笔者不敢苟同。如果指望每次都以禁止和限制的人为方式,解决社会经济问题,最终未必总能如愿以偿,甚至会适得其反。管理部门还是应该从城市规划的角度,做些更有益的尝试。一方面,如果能够大量建设青年公寓,作为商品房与保障房中间的一类特殊产品;另一方面,如果能够与税收等部门紧密结合,在年轻人租房方面给予相应的扶持政策,包括对于房东的鼓励性政策,难道不也是解决问题的很好办法吗?而且这类办法会加大市场供给,真正解决供需平衡之问题,而不是将问题放入冰库中,越积越多,给未来留下太多的问号。

新闻
民生杂谈
亚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