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锦州资讯网 > 历史

静坐既是不唯一方法也不是最有效方法

发布时间:2019-09-13 19:26:58

静坐既是不唯一方法也不是最有效方法

倒扁静坐迈入第二天,总指挥施明德表示,民众在大雨中支持让他很感动,他会坚持下去,也希望民众坚持。随之而起的问题是如何退场、退场机制是什么?各方似乎寄望王金平出面来“乔”。

王“院长”说现在还言之过早,他要“看事办事”,看后续发展再说。有报道说王“院长”建议“总统”先认错、道歉。这真是王“院长”的意见吗?对此报导的真实性笔者有些存疑。个人认为退场方式、退场机制并不是没有。兹举其一、二供参考:

一、坐累了就回家休息。苏揆也说,静坐的民众、年事较高的要注意身体状况,累了一定要休息,不要硬“熬”。等体力恢复了再进场或鼓吹鼓舞他人进场。施明德、张富忠说一开始静坐就没完没了,也就是说反贪腐、倒扁不成功不罢休;不是扁倒就是施倒。

群众难道也要不是扁倒就是他们躺下吗?要倒扁并不表示非要一直在凯道那里坐才行。反贪腐倒扁需长期努力奋斗,在凯道静坐只是方法之一,既是不唯一方法也不是最有效方法。

二、“总统”可以考虑在任期届满前提前一、二个月下台,做到2008三月前后──这只是举例说明,究竟要提前几个月大家再乔。如要他现今就下台,情理法都说不过去。

且这样非罢免、非法院判刑、定罪就叫人下台,太简化简略政治与法律的程序了;会成为政治动荡的根源。提前一、二个月下台不表示“总统”有错或犯法,而只表示蓝绿和解共生。他犯法的话早被推翻了,怎么还会在位至今?

三、许博允先生可以连续在新公园举办音乐会,让民众欣赏音乐兼阐述反贪腐事理。曲目可包括《命运交响曲》、《芬兰颂》、《我的祖国》等。让民众在音乐尽善尽美中酝酿、滋长抗暴反贪的力量。既离“总统府”不远,也不会像在凯道那样制造妨碍交通、噪音扰民等问题。

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是《田园交响曲》:充满和乐美好的景象与气氛,在那当中也有暴风雨,但只是短暂的。许博允先生深知乐曲乐章的组织、结构;由音乐思人群,怎能叫他们长期坐在那里,甚至久坐风雨中?音乐很多各有其美善,乐章无数快慢悲喜有别;政治、人生,不能只重复演奏一种曲调。

当初范可钦表示,将在静坐区周围放置32座大型重低音箱,直接面对“总统府”,配合倒扁运动“阿扁下台”的口号,向“总统府”宣示群众决心。做为倒扁主题曲,所选择的乐曲是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西贝流士的《芬兰颂》与史麦塔那的《我的祖国》这3首乐曲。将现场32个重低音喇叭朝向“总统府”播放,配合吶喊、呼口号,将形成一股感动人心、撼动贪腐政府的强大力量。这恐怕误用了这些音乐。

不管是《命运交响曲》、还是《芬兰颂》与《我的祖国》,它们之所以感动人、撼动人心是因为其音乐的美好美妙,足以感动人心、撼动人心而使人因而受感动、鼓舞,进而产生沛然莫之能御的力量,而不向命运低头,而勇于抗暴、抵御外侮等等。主要是在于其音乐的美善感人,而不在于其播放的声音的大小。

会现场利用4个音箱,用现场三分之ㄧ的音量播放这3首乐曲时,即地面在震动,连屋内垂吊的布幕都为之震动,现场多位采访的文字都用手摀住耳朵。想想看它们力量多么 强大、撼动人?

但这不是音乐的力量,这是音响、喇叭、电气电流的作用。贝多芬,甚至史麦塔那、西贝流士的时代,还没有这些现代科技的设备,但在他们的时代他们的音乐就感人、撼动人心,因而战胜敌人了。

音乐的力量能感动人、撼动人是靠它的尽善尽美,像韶乐使孔子听了三月不知肉味,音乐之美使孔子忘掉美食美味;而不是靠高低音喇叭、重低音喇叭,让人受振动、震撼、刺激。

音乐是让人听、让人欣赏的而不是把它当做来炮火轰击人,用超大的声音来振聋发聩或震破人们的耳朵。他们显然误用了那些名曲,也没有让那几首音乐美好感人的力量发挥出来。

许博允先生应当可以更善用音乐,因为他是音乐家、作曲家,深懂音乐的伟大美善力量在那里。马英九支持施许等反贪腐静坐,早应该想到怎么退场、善后,却要求民进党提二次罢免建立静坐抗议的退场机制,以免施范张许等没下台阶。

他怎能指挥、指使他党?他是国民党主席不是民进党主席,这恐有越俎代庖与卸责之嫌。他怎可不洞察先机、未雨绸缪?怕施“不退场”?“难收煞”?(煞,停止)既有如今,何必当初?

血栓手术
1岁宝宝发烧
五个月宝宝止咳方法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