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锦州资讯网 > 星座

重生之封魔 第五十一章 两女交锋 (收藏满十加更)

发布时间:2019-09-26 03:29:12

重生之封魔 第五十一章 两女交锋 (收藏满十加更)

可是,让苍月没有想到的是璎珞的手在距离任佑脸零点零一公分时倏地停了下来,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碰到,缩了回来,不甘心的握了握拳,放了下来,转头目光落在苍月的身上,鄙夷的打量了一番,似乎在质问,为何她在这里。

老郎中察言观色,立刻上前恭敬的向璎珞解释:“这位病人就是这个姑娘送来的,是她的哥哥,小姑娘挺不容易的……”

“哥哥?”没等老郎中话说完,璎珞便轻蔑的冷笑一声,看向苍月的眼神更加充满的不屑,好像在说,她也配?不过,随即眼神又转移了,深情款款的盯着任佑那张英俊的脸,冷冷道,“济郎中,你先出去吧!”

老郎中一头雾水,却不敢多言,只朝着苍月投去一个让她放心的安慰目光,便匆匆离开的厢房,到外面大厅接待其他客人了。

老郎中出去,璎珞小心翼翼的将两根指头搭在任佑手腕的脉搏上,同时闭上眼睛,释放出精神力,细细查看着任佑的身体状况,半晌后,眉头蹙了起来,自言自语道:“明明一切都很正常,为何会昏迷不醒呢?”

虽说苍月不待见这个眼高于顶的姑娘,但是看她模样似乎真的有些本事,而且她能感受到璎珞周身那浓郁的气息,实力应该在自己之上,甚至比自己要高上许多许多。想了一下,苍月还是开口道:“尊上中了魔气和剧毒,魔气祛除,毒解了就成这个样子了!”虽说,任佑允许苍月叫他任佑哥,可苍月自认自己还没有无耻到,在人家小真爱面前,叫那么亲昵惹人憎恨的称呼,况且那一切都是权宜之计的演戏而已,出了魔宗,任佑尊上未必希望她还那般叫他。

听苍月这般疏离的称呼,璎珞目光微霁,看向苍月,问道:“你救了他?”

“算是吧!”苍月显得很平静,淡淡道。不过,她现在除了平静,其他的情绪也没有资格表现。

璎珞从腰间取出一袋金币,放在床头的桌案上,依旧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道:“这是一千金币,算是还你的救命之恩,你走吧!”

苍月心头猛的一拧,眉头紧紧蹙起,赶她走?别说她还没确定这个女子到底是不是真的任佑心心念念的小真爱,就算是真的,她也得等任佑醒了,见任佑平安无事了,她才能离开,怎么可能因为陌生人的一句话,或者是一千金币就离开呢?她可不缺这点金币。

苍月不悦的站起身,目光凛然,一本正经道:“你只是一个医仙,我是他的妹妹,你凭什么要我走?你若是能治疗,我自会付诊金,若是不能,我便带他去别处求医!”

“妹妹?你当真是他的妹妹?”璎珞随即也站起身,她的个子比苍月要高出半个头,垂眸盯着苍月,就像一尊高高在上的天神,盯着地上蝼蚁一般,充满了蔑视和不屑。

苍月毫不示弱,微微扬起头道:“我是不是他妹妹好像与你无关,你是医仙,我给诊金,你只需告诉我,你到底能治还是不能治就可以了。”其实,苍月很想和璎珞说,自己不是他的妹妹而是他的妻子,他们可是正儿八经拜过堂,成过亲,入过洞房的,可是想到,成亲洞房的理由,苍月整个人都歇菜了,愣是没敢将那一茬说出来。

“和我无关?”璎珞怒极反笑,接着她取出一块玉佩亮在苍月的面前道,“看清了没有,我和他系属同门!”

苍月定睛看去,那玉牌上赫然写着‘诸宇门璎珞’几个大字。一声惊雷猛然在苍月脑袋瓜子里炸开,原来她们两个是同门师兄妹,难怪感情这般好,大概就连紫涧雨也比不上吧

重生之封魔  第五十一章 两女交锋 (收藏满十加更)

?苍月脸上淡淡的失落。

苍月脸上所有表情都映在璎珞的眼里,璎珞在心里不由嗤笑,一个长相平凡,筑基实力,垃圾一般的女子也敢觊觎尊上,真是不知死活的家伙。任佑尊上最厌烦这种死缠烂打的女人,更加不喜女子的触碰,刚刚自己进来的时候,就听见药童说,尊上是被这个女子抱进来的(当然旁边还有车夫扶着,但是璎珞选择自动屏蔽车夫这一角色),若是让尊上知道这女子碰到过她,非砍了她的双手不可。璎珞这样一想,顿时觉得自己好善良,收起玉牌,冷声道:“好了,你知道我的身份,当可放心离开了吧?”

苍月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掩在衣袖下的手紧了紧,鼓足勇气道:“是我将他送来的,我必须得亲眼看着他安然醒来,才能离开!”

还挺倔?璎珞不悦的蹙了蹙眉头,随即在心中嗤笑,自己和这蝼蚁较什么劲?反正任佑尊上已经找到,她也是时候回诸宇门了!

璎珞没有再看苍月一眼,转身就打算抱起任佑,苍月忙一步挡在她身前,警惕道:“你想要做什么?”

“还真是麻烦!”璎珞蹙了蹙眉头,不悦的说了一声,同时释放出一阵威压,紧紧锁定苍月。

苍月顿时觉得气血翻滚,五胀六腑都好像要炸开来一般的难受,喉咙中翻滚着一阵腥咸,一丝血忍不住沿着嘴角流出,但是她毫不示弱,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抬头凝视着璎珞。

“还不让开?”璎珞嘴角扬起一丝嘲讽的笑容道,“你当知道,我若要杀你,就和捏死一只小蚂蚁般容易,你当真要找死?”说到最后,语气变得森冷起来。

苍月一张口,一口鲜血就如同潮涌一般从苍月的口中喷出,体内的魔印迅速运转,释放出一阵阵暖流,一遍遍冲刷她受伤的每一根筋脉以及五胀六腑。

强压在苍月身上的威压也随着那暖流一次次的滋补,变得不是那般让人动弹不得。苍月哑着嗓子,喘着粗气,道:“我是尊上的救命恩人,这里所有人都知道我带他来的这里,所有人也都知道你和我在这间厢房中,你杀了我,若日后尊上来寻我,想报救命之恩,你要如何同尊上解释!”

“哈哈哈哈,没想到,在这样的威压下,你这个筑基的小角色还能开口说话?真是让我小看了!”璎珞的笑变得更加森冷阴狠起来,她凑近苍月的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冷冷道,“下次,你可没有这么幸运了!”说完,一只染着寒霜的手轻轻拍了拍苍月的胸口,然后,越过苍月,直接将任佑的一个胳膊扛在自己的肩膀上,抱着任佑的腰,带着任佑走出了厢房。

吕梁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吕梁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吕梁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吕梁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吕梁治疗妇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