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锦州资讯网 > 时尚

末日审判书 06. 兄弟龌龊

发布时间:2019-09-25 12:35:32

末日审判书 06. 兄弟龌龊

刷刷刷,梅林的手忽然动了,手指粗细的羽毛笔在他的手中好像活了过来一样。只见他手肘悬空,以奥古斯丁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一种姿势开始书写起来。不一会儿,一页羊皮纸就写满了。

“翻!”梅林头都不抬,眼睛依然盯着手中的羽毛笔,笔下游龙走蛇,一股苍凉的气息跃然纸上。

奥古斯丁匆匆扫了一眼,心中惊讶万分却不敢打扰了梅林。依着梅林的意思翻过一页,很快刷刷刷的声音继续响起。

奥古斯丁翻书,梅林抄写,两人配合默契,不知不觉天就暗了下来。直到太阳西沉,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的时候,梅林将羽毛笔往桌上一扔,揉捏着酸麻肿胀的手腕,忍不住叹了口气,这副身躯的基本功太差了,要知道以前梅小林可以书写一整天都不觉得累。

“今天就到这里吧!”梅林举起手腕慢慢的摇晃着,“你看看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奥古斯丁满脸堆笑,他将梅林抄写的羊皮卷拿在手上,内心的震惊无以复加,那些蝌蚪文仿佛活过来了一样,传达出文字之外的另外一种飘逸,古朴苍凉的气息。阿里乌斯的长老双手颤抖着将手中的羊皮卷合了起来,他知道,他的前程就在这张羊皮卷上面了。

抄了半天书的梅林头晕眼花,匆匆忙忙的咬了几口面包就上床休息了。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就被门外的吵闹声惊醒了。

“凯特,殿下还没有起床吗?”奥古斯丁的声音在梅林的耳边响起,梅林依稀记得,昨天晚上阿里乌斯的长老离开的时候,那个绿色的方框中的好感度已经突破了一百,进入到橙色的三位数了。

“是的,奥古斯丁大人,昨夜殿下累坏了,还没起床呢!”

“那我再等一会儿吧!”

梅林翻了个身,想要继续在睡会儿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比尔的大嗓门。

“凯特,殿下还没起来吗?”比尔的声音有些焦急。

这个时候梅林哪里还好意思继续赖在床上呢,他只好爬起来。

“早安!殿下!”比尔一般不会这么早过来梅林的寝宫,如果来的话,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早安,比尔!”梅林勉强举起右手,发现手腕比昨天足足大了一圈。

“殿下,斯提利科大人让您去挑选二十个奴隶作为灰炉领地的护卫!”比尔的眼神之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

梅林一直都在头痛明天就要出发前往灰炉领了,自己手中要人没人,要钱没钱。正在发愁该怎么办才好呢

末日审判书  06. 兄弟龌龊

,想不到斯提利科就送人过来了。想想也是,作为赛丽斯之王的大儿子如果在赴任的途中出了意外,或者是死在自己的领地上了,斯提利科的面子上也过不去。不过在小梅林的记忆之中,有用的信息实在太少了,梅林却是知道这个奴隶的选择是很有讲究的。但是他对灰炉领的信息一无所知。不过眼前却有一个现成的人选。

“奥古斯丁大人,我到灰炉领去,需要什么样的奴隶?”梅林笑嘻嘻的问道。

“灰炉领地处偏僻的紧挨着无尽之洋,西面是大沼泽墨伊提斯,北面是大荒原,安全上是有保障的,想要发展领地就需要农民和水手了,再搭配一些木匠,铁匠和石匠就差不多了。”奥古斯丁说道,显然他这么早早的就过来是想要梅林继续帮忙抄写经书的,不过梅林这个时候可不会答应他,还是先准备好领地上的事情再说。

梅林搞不清楚自己所处的是什么年代,小梅林的记忆就仅限于是阿德里安堡附近发生的事情,在他的一生之中,从来没有离开过阿德里安堡附近十公里的范围,唯一的远游还是在斯提利科的带领之下到阿德里安堡的郊外去打猎,陆陆续续的听到传闻表明,阿德里安堡不过是东边偏远的城堡,在这个世界上,中心在无尽之洋西面的雅典,罗马,那里才是世界的中心,繁华而又强大。

梅林需要挑选奴隶来充实灰炉领的人口,阿德里安堡的奴隶无数,有来自北方的战败的蛮人,有来自男方的沙漠骑士,还有无尽之洋被俘虏的渔民。梅林听从奥古斯丁的建议,挑选了十个身体强健的农民,五个渔民,剩余的五个则是各种手艺人。

“哎呦,来看看这是谁呀,强大的灰炉领主,你还是挑几个强壮的战士吧,”一个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金色头发,满脸红色的粉刺的大男孩大大咧咧的拦在梅林的面前,“看看你挑选的这些家伙,你就祈祷吧,秋天的时候,那些荒原上的哥布林开始扫荡的时候,不要发现灰炉领的营地,要不让明年父亲大人又要往那里派遣一个领主!”

来人正是瓦林斯?特斯拉,梅林的弟弟,赛丽斯之王斯提利科的二儿子。啪,梅林上前去甩手就是一个巴掌,将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瓦林斯一下就打蒙了。

“梅林殿下,作为一个文明人,粗鲁的行为是不可原谅的!”在瓦林斯的背后,一个面容姣好,身材瘦削的女人闪了出来,她是阿德里安堡的希腊奴隶,负责教导赛丽斯之王的子女们礼仪还有希腊的的艺术知识。不过她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跟在瓦林斯的身后,甚少出现在梅林的寝宫之中。斯提利科的三个女儿和两个儿子都是由她来负责教育的。

“是的,玛瑞亚小姐,您教导的很对,”梅林的心中暗暗的发苦,他想说的是,他绝对没有想要和这个青春期的小公牛过不去的意思,冲上去扇了瓦林斯一巴掌绝对不是他的本意,只能说是死去的小梅林心中留下的怨念在作崇。心智年龄已过了三十岁的梅林不可能和一个正处在中二事情的小男孩过不去的。不过既然已经打了,就不能在这个时候认怂。

“作为兄长,在瓦林斯做的不对的地方,我有义务站出来纠正他的错误行为!”梅林理直气壮的说道。

玛瑞亚眼睛一亮,露出赞赏的神色。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韩鸿昆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王彬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王香琢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杨志辉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赵增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