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锦州资讯网 > 育儿

移动藏经阁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无间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9:10

移动藏经阁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无间

“你现在还有选择吗?”白晨微笑的看着安娜。

安娜对于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实在没什么信心,甚至是信任。

可是她现在别无选择,两人拦下一辆的士。

安娜住在一个普通的居民区中,刚到家门口,安娜就发现自己的家门口被挖了个坑。

安娜看向白晨,脸色苍白:“箱子被人拿走了。”

对于这个结果,白晨一点都不感到惊讶。

这让两人都陷入死局中,莉娜并没有留下更多的线索。

白晨也无法得知,莉娜到底去执行什么任务,更无法得知她现在的安危。

而从安娜的口述中得知,莉娜似乎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就预感到自己会出事。

那个寄存在安娜手中的箱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莉娜既然知道有危险,为什么不告诉自己?

不告诉安娜可以理解,毕竟安娜只是普通人,莉娜并不希望将安娜拖下水。

可是不告诉自己,那就两种可能,一种就是这个任务有可能连累自己,或者是这个任务与自己有关。

白晨想不到有什么事情是与自己有关的,而且如果与自己有关,恐怕就凭莉娜的那个佣兵团,基本上没有成功的可能。

那就是说,莉娜觉得这个任务有可能连累到自己,而能够让莉娜觉得,这个任务就算是自己出手也不保险,这个任务的难度恐怕绝不简单。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安娜已经六神无主了,慌张的拉住白晨,求助的看着他。

“莉娜就没留下更多的线索了吗?”

安娜极力的回想,可是最终还是摇着头:“没有了。”

“那她是否有说,她去哪里了?”

安娜刚要回答,白晨突然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回屋里说。”

安娜不明所以的看着白晨,白晨摇了摇指头。

回到屋内后,安娜立刻说道:“为什么要回屋里说?莉娜没有说她要去哪里啊。”

“我知道莉娜没告诉你。”

“那你在担心什么?”

白晨走到一个台灯前,找出一个窃听器:“刚才屋外有监听的设备。不止是屋外有,屋内也有。”

“我还是不明白。”

“现在可以确定,有人在找莉娜,同时也在找箱子。箱子已经被他们拿走了,他们依然留下窃听器,那就是说他们并未完全达成目的,也许是箱子里没有他们想要找的东西,或者是他们还要继续找莉娜。我刚才让你进屋,其实就是说给他们听的,让他们以为你知道莉娜的下落。”

“啊?那我回屋说没有莉娜的线索,不是也被他们听到了?”

“同样是说给他们听的,这样他们才会更加怀疑,他们会以为我故意让你这么说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安娜有点恍然,深深的看了眼白晨。

看起来这个家伙听可靠的,这么短的时间里,居然就想出了这种计谋。

“等……等他们自己找上门来,我现在需要确定。莉娜到底招惹上了什么人。”

“就这么等着?就我们两个?这太危险了吧?他们可是会杀了我们的啊。”

“我说过,有我保护你,没有人伤害的了你。”白晨淡然说道:“能帮我倒杯水吗。”

安娜狐疑的看了眼白晨,还是进厨房去,拿了一杯水。

白晨松懒的坐到大厅沙发上,同时拨通了:“喂,伊崔尓,你和他们说一下,我不能去看比赛了,遇到一些事情。挺麻烦的事情,好,我知道……我尽量吧。”

安娜回到客厅中,将水递给白晨。

白晨喝了口水后。安娜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看着白晨慢慢的倒在面前。

安娜站了起来,拿起拨通了一个号码:“头,目标已经控制住了,可以进行回收。”

不多时,门外进来几个人。将白晨抬出屋子。

白晨睡了个觉,是真的睡了个觉。

因为除了睡觉,白晨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让自己的表演更真实。

人的真昏迷和假装昏迷是不一样的,而一些专业人士,是很容易就分辨出一个人是真的昏迷还是假的。

睡觉和昏迷的状态几乎是一样的,所以白晨就用自我入眠来进入昏迷状态。

当白晨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密闭的房间里,不过手脚被捆绑在铁质的椅子上。

安娜显然早已算准了白晨醒来的时间,正微笑的看着白晨。

此刻的安娜哪里还有半点的失魂落魄,脸上精明干练的笑容里带着一丝冷意。

“白先生,你醒来了吗?”

白晨看了眼周围:“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吗?”

“以你的智慧,应该不难猜到吧?”

“你不是安娜?”白晨疑惑的看着安娜。

“我本以为莉娜托付的人会多聪明,现在看来,你也不过如此,被我耍的团团转,最后落到我们的手中才后知后觉。”

“我该怎么称呼你?”白晨平静的问道。

“你可以称呼我为公主。”

“公主?这是你的代号?”

“不是,因为我的确有欧洲公主的血统,不过我更喜欢自己的工作,我可以随意的更换身份,扮演着各种各样的角色。”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金门大桥的?”白晨凝视着安娜。

“事实上那真的是一个意外,当我在金门大桥上见到你的时候,我都吓了一跳,以为你洞悉了我的身份。”安娜的笑容美丽而神秘:“不过我就确定了,你并不知道我的身份,金门大桥是我自己选择的地方,我想要表现出逃往的样子,你不觉得,当时的我表演的非常到位吗

,白晨能够听到门锁发出复杂的机械声。

“你发现了吗?这是超合金门锁,而且只能从外面打开,所以你是不可能逃的走的。”

白晨的目光凝视着可米尔:“你真的是莉娜的姐姐?”

可米尔颤颤的抬起头,身体不可抑止的颤抖着,脸色苍白的犹如病入膏肓的重患,眼神甚至是带着一点呆滞。

白晨这次可以确定,这个女子的确是莉娜的姐姐。

可米尔受折磨的时间不短。估计已经好几天的时间了,而且从她的眼神里,白晨可以看出她的想法。

“我想知道,莉娜留下这个号码的意思。她说找一个叫做石头的男孩保护可米尔,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暗号?”

“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能否为我解惑一下,你或者说你背后的势力,为什么要找莉娜。”

“你要弄清楚,现在是我在审问你。而不是你在审问我。”

“人总难免有点好奇,难道你就不能满足我的好奇心吗?”

“不能。”安娜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白晨的要求:“我不想浪费时间,特别是像你这么聪明的人,我想要知道答案,莉娜给她姐姐留下这条讯息的意思。”

“她应该只是单纯的想要让石头保护她姐姐吧。”

“呵呵……保护她?”安娜看了眼白晨,突然一把抓住可米尔的头发:“你吗?还是你那个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儿子。”

可米尔无助且痛苦的轻吟着,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反抗与求饶。

她已经将能说的都说了,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甚至不知道莉娜到底是做什么的。

“放开!”白晨的眼中突然爆射出一道寒光:“如果你不想让我撕下你的头皮!”

安娜猛然抬起脚,一脚飞扫过白晨的脑袋:“记住你现在的身份,阶下囚!”

“不如我们做个交换条件,你把事情的始末告诉我,然后我也告诉你们,莉娜这么做的用意。”

“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安娜大笑起来:“我本以为你是个聪明人,原来你这么蠢,作为一个专家,我从未让任何一个阶下囚保守秘密超过三天的时间。”

“那你真是无能,我的囚徒可是从未超过十分钟。”白晨的脸上依然带着浓浓的笑意。

“可惜,你现在已经成为我的囚徒,你是再也没机会去审问其他人了。”安娜从腰上取下一个挂满了手术刀的腰带:“要试一试吗?”

“这么客气?还帮我准备好了审讯的器械。”(未完待续。)

ps:台风终于过了,你们知道断断电的痛苦吗?你们知道在吧里码字到凌晨两点多的痛苦吗?你们知道吧老板不开空调的痛苦吗?

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在线专家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刘荣贵
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的权威专家是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潘晓娟
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专家讲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